简体中文   |   繁體中文  |  手机站
扫一扫
微博 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要闻动态 >> 国务院要闻 >> 正文

陕西向黄河要土地

发布日期:2011-01-24 00:00   责任编辑: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阅读:

未来9年,我省分三期在适宜布设拦沙坝的146条小流域上,规划建设中小型拦沙坝8124座,总投资将达107.78亿元,可淤成坝地44.5万亩。其中,2011年至2013年的一期项目规划建设中型拦沙坝527座,小型拦沙坝2245座,控制面积2064平方公里,总库容9.57亿立方米,拦沙库容6.7亿立方米,淤成坝地15.1万亩。

大坝锁荒沟,泥沙被拦蓄。(姬晓东摄)

陕西向黄河要土地

——未来9年我省将新增坝地44.5万亩

用“一碗河水半碗沙”来形容黄河,可谓再贴切不过了。作为世界上含沙量最多的河流之一,裹挟其中的泥沙不仅使中下游水库的使用寿命大大缩短,而且直接影响到中下游8700多万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鉴于此,作为黄河粗泥沙集中来源区之一的陕西省,将在未来9年内,新建8000余座拦沙坝。这样既能确保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安澜,又能为我省新增44.5万亩良田,一举两得。

黄河年输沙量可绕地球27圈,8700多万人受影响

黄河从来不是一条温顺的河流。资料显示,从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的2540年间,黄河共决口1590次、改道26次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黄河携带的大量泥沙淤积河道所致。

据了解,流经黄土高原之后,黄河平均每年向中下游输沙量为16亿吨,若是堆成高1米、宽1米的土堤,可绕地球赤道27圈。每立方黄河水平均含沙量为35公斤!

“黄河从河南省郑州市往下,一直到山东入海口,基本上都是平原地区,河道是靠堤防挡着,有些人住的地方比河床还要低很多。”黄河上中游管理局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胡建军说。

事实上,由于长期的淤积抬高,黄河下游河道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上悬河。黄河底床比河南开封市地面高13米,比新乡市高20米,一旦堤防决口,就是灭顶之灾。

“在目前情况下,若不发生大的改道,黄河一旦决口,洪水泥沙波及范围将涉及豫鲁皖苏冀5省24个地市,110个县,12万平方公里,1.1亿亩耕地,8755万人口。”胡建军告诉记者。

1.88万平方公里粗泥沙集中来源区,陕西占75%。

黄河之患,根在泥沙;泥沙之祸,首在粗沙。

“并不是所有的泥沙都会淤积下来,那些细小的泥沙多数被水冲到了海里,只有粗泥沙才会淤积下来。”胡建军介绍说。

实际上,研究发现,在黄河下游河道的淤积物中,绝大部分是粒径大于0.05毫米的粗泥沙,其中,进入黄河下游河道的粒径大于0.1毫米的粗泥沙有98%淤积。

据了解,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我国水利专家就提出,黄河泥沙主要来自黄土高原地区,共约45万平方公里面积。后来又经过多年研究,到1998年,黄河水利委员会确定了一个多沙粗沙区,共涉及宁、甘、陕、蒙、晋五省区,范围为7.86万平方公里,但因为面积太大,资金不足,治理工作难以开展。直到2004年,黄委会再次提出一个更加集中的区域,也就是黄河粗泥沙集中来源区,涉及内蒙古、陕西两省区的1.88万平方公里。其年产沙量达4.08亿吨,占到黄河来沙总量的22%。其中粒径大于0.05毫米的粗泥沙占35%,粒径大于0.1毫米的粗泥沙占54%。

“这块面积相对较小,首先拦截这儿的泥沙,对下游的减淤作用是最大的。从这个意义讲,优先治理这块区域的效益比最好。”胡建军分析说。

在这1.88万平方公里的黄河粗泥沙集中来源区中,陕西省共涉及府谷、神木、榆阳、佳县、米脂、绥德、子洲、横山、靖边、清涧、安塞、子长12个县区,总面积达1.4万平方公里,占全部来源区的75%。

“每年陕西都是向黄河输送泥沙最多的省份。”省水土保持局工程处处长何建民说,原来每年号称输送8亿吨左右的泥沙,这几年通过退耕还林工程建设,加上降雨量减少的原因,远没有那么多,每年输送量实际在三四亿吨左右。

未来9年,陕西新建8000多座拦沙坝

“国家要保证黄河中下游的安澜,原来老是不断加高河堤,那不是长久之计,要从根本上解决黄河泥沙问题,就得建拦沙坝,将泥沙就地拦截在黄土高原地区。”何建民说。

胡建军也指出,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,我国就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治理黄河泥沙,从目前形势看,修建拦沙坝,是治理黄河泥沙最快捷、最好的措施。

鉴于此,我省将在未来9年内,分三期,在适宜布设拦沙坝的146条小流域上,规划建设中小型拦沙坝8124座,可增加坝控面积5905.8平方公里。总投资将达107.78亿元,可淤成坝地44.5万亩。

其中,2011年至2013年的一期项目规划建设中型拦沙坝527座,小型拦沙坝2245座,控制面积2064平方公里,总库容9.57亿立方米,拦沙库容6.7亿立方2245座,控制面积2064平方公里,总库容9.57亿立方米,拦沙库容6.7亿立方米,淤成坝地15.1万亩。

“把粗泥沙控制住,黄河的问题就解决了。”黄委会主任李国英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加大对粗泥沙集中来源区的治理力度,对黄河治淤具有“四两拨千斤”的作用。

“以小浪底水库为例,当年设计的拦沙库容仅为75亿立方米,总拦沙量为110亿吨,预计2020年就达到冲淤平衡状态,也就是水库淤满了,但是如果拦沙坝项目能够顺利实施,必定会使小浪底水库的寿命延长好多年。”胡建军在谈到拦沙坝的作用时举例说。

445万亩坝地,陕北粮食增产的潜力所在

和国家看重的保证黄河安澜作用相比,44.5万亩坝地才是拦沙坝能给陕西省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“坝地是真正的良田。”2010年12月29日,榆林市水利局治沟骨干工程办公室主任刘飞告诉记者。据他介绍,榆林市现在共有50万亩坝地,每年每亩坝地的平均粮食产量是400公斤,而普通的坡地产量才几十公斤,遇到大旱之年,坡地可能就绝收了,而坝地至少能产300公斤以上的粮食。赶上风调雨顺之年,一亩产五六百公斤也不是什么问题。同时,坝地较为平整,便于机械化操作,也就减轻了群众的劳动强度。

何建民也表示,陕西要增加粮食产量,保证粮食安全,潜力在陕北。而陕北粮食增产的潜力在沟道。因此通过建设拦沙坝等方式扩大耕地面积,可谓意义重大。

另外,修建拦沙坝还可以起到巩固坡耕地退耕还林还草成果的作用。因为一亩坝地的产量要远远高于坡地的产量,所以建一亩坝地就可以巩固7亩的坡耕地退耕还林还草成果。如果44.5万亩坝地全部淤成,将可促进巩固坡耕地退耕还林还草成果311.5万亩。

“国家要求耕地必须做到占补平衡。而我省特别是关中地区近些年的基本建设用地非常紧张,通过在陕北新建坝地,就可以适当的缓解这一紧张局势。当然,由于土地的差异,在关中占一亩耕地,必须在陕北补偿两到三亩才行。这还需要得到国土部门的认可。”何建民说。

榆林21万座淤地坝70%“带病运行”

实际上,淤地坝在陕北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。建国以来,仅榆林一市,就修建淤地坝2.1万座,拦蓄泥沙30亿吨,淤成坝地50余万亩,相当于黄河两年的总输沙量,为黄河安澜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不过,由于这些坝80%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业学大寨时期,属于无泄水和放水设施的一大件工程,俗称“一口吞”或“闷葫芦”工程,加上几十年来的疏于管理,绝大多数坝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。

“榆林2.1万座淤地坝中,病险淤满的占了70%左右。”刘飞说,近些年,每年都会有百余座淤地坝因为暴雨而毁坏。 一个典型事例是:2007年夏天,横山县的一场强降雨,使陈石畔流域内淤地面积50亩以上的57座淤地坝,有44座被冲毁,造成农作物损失320万元。其中席老庄村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沙山大坝,能锁住3条沟道,控制面积达10平方公里。坝顶的冲毁,使近60万方泥沙下泄。

“病险淤地坝如果不能得到及时修复加固,不仅会使拦蓄的泥沙重新流到黄河里,而且也会影响到当地的粮食生产。对于那种下游有村庄、学校、道路、良田的大中型病险坝,则后果更为严重。”刘飞说。而目前,榆林市共有这样的淤地坝555座亟待维修。

对我省现有淤地坝整体状况而言同样不容乐观。2009年省水保局在一次淤地坝安全大检查中发现,我省现有的38951座淤地坝中,2003年以来建设的只有不足2000座,其中大中型坝1100座,其余绝大部分淤地坝建设时间多集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。经过几十年的运行,大部分已经淤满,不同程度的都存在安全隐患。全省大型(骨干)坝存在安全隐患的有1249座,占骨干坝总数的48.9%;中型坝存在安全隐患的有4951座,约占中型坝总数的54.7%。存在安全隐患的骨干坝、中型坝99%分布于榆林、延安两市。

管护是个大问题

去年12月29日,榆林市水利局的一位干部回忆说,有次下乡,一个农民跑来说:“公家人,你们的坝马上坏了,你们管不管?”

有人种地受益,没人管护维修的尴尬显现无疑。

“淤地坝从历史上讲本身就是群众性工程,是由当 “淤地坝从历史上讲本身就是群众性工程,是由当时的乡或村集中人力物力修的,坝地形成后就分给了各家各户。后来实行承包制后,坝地由村民承包,淤地坝本身又是集体所有。这样就导致搞得好的地方,村干部还会去管理维修一下,搞得不好的,就彻底没人管了。”黄河中上游管理局淤地坝办公室主任王英顺解释说。

即使对于那些上世纪80年代以后国家投资修建的淤地坝,也并非没有管护的问题。王英顺说:“工程竣工前,由水利局出面,要和乡镇签管护合同,乡镇再把管护责任落实到管护村和管护人。但真正等工程出了问题,他们也拿不出更多的钱去维修,只能起到一个及时反馈信息的作用。”

王英顺认为,要彻底解决淤地坝的管护问题,最终可能还是需要国家拿钱。“我们曾专门给国家上报过一个关于病险淤地坝除险加固的请示报告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不过国家明确要求各地要重视这一工作。各省现在每年也都在拿钱进行力度不一的除险加固工作。”

何建民也告诉记者,我省对这一工作也很重视,已经建立了资源补偿机制,开始向陕北能源企业征收水土流失补偿费。从2010年开始,每年拿出3000万元,用于病险淤地坝的维修加固。“随着补偿机制的不断完善,补偿费的不断增加,用3到5年时间我们应该就能修复好所有的病险淤地坝。”

淤地坝的历史

最早的淤地坝是自然形成的,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。明代隆庆三年(公元1569年),陕西子洲县黄土洼,因自然滑坡,形成“天然聚湫”,后经人工整修,形成坝高60米、淤地800多亩的淤地坝。坝地土质肥沃,年年丰收,一直是当地人民群众旱涝保收的基本农田。

有文献可考的人工修筑淤地坝的历史记载,最早见于明代万历年间(公元1573-1619年)的山西汾西县。据《汾西县志》记载:明代万历年间,“涧河沟渠下湿处,淤漫成地易于收获高田,值旱可以抵租,向有勤民修筑”。当时的汾西县知县毛炯曾布告鼓励农民打坝淤地,提出“以能相度砌棱成地者为良民,不入升合租粮,给以印帖为永业”。于是“三载间给过各里砌筑成地孟复全三百余家”。从此,筑坝淤地在汾西县得到不断发展,到新中国建立前夕,该县已有坝地数千亩。

至清代,淤地坝已引起官方的重视,如当时陕西省的监察御史胡定就在奏折中建议修筑淤地坝。

民国时期,我国近代水利科学先驱李仪祉先生,在1922年所著《黄河之根本治法商榷》一书中指出:“皆谓沟洫可以容水,可以留淤,淤经渫取可以粪田,利农兼以利水,予深赞斯说”。又说:“治水之法,有以水库节水者,各国水事用之甚多。然用于黄河,则未见其当,以其挟沙太多,水库之容量减缩太速也。然若分散之为沟洫,则不啻亿千小水库,有其用而无其弊。且有粪田之利,何乐而不为也。”

新中国成立后,淤地坝得到了全面的发展,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。

20世纪70年代以前,淤地坝发展速度较快,现有淤地坝主要是这一时期建成的,大多数为中小型坝,但由于缺乏科学的规划设计,标准低,目前大多数已淤满,需进一步加固配套。

20世纪80年代以来,针对淤地坝单坝规模小、中小型淤地坝数量多、无控制性骨干坝,遇到较大的暴雨洪水容易出现垮坝的问题,经过科学研究,在沟道适当位置增建骨干坝,拦截上游洪水、保持下游中小型淤地坝安全,提高了防洪标准,扭转了过去多次洪水淤积、一次较大洪水连锁垮坝、洪水泥沙俱下的所谓“零存整取”现象。

20世纪90年代,为保证淤地坝的运行安全和充分发挥整体效益,经过反复的试验研究,确立了“以支流为骨架、小流域为单元,骨干坝和中小型坝相配套,建设沟道坝系”的思路,建成了一批防洪标准高、综合效益好的典型坝系。这些淤地坝在黄土高原不同类型区,对防止水土流失,减少入黄泥沙,改善生态环境,巩固退耕还林还草成果,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。

责任编辑:

    分享到:

版权所有: 榆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  地址:榆林市开发区同心楼 

网站标识码:6108000020  电话:0912-3230281      邮箱:3282739@163.com   邮编:719000  陕ICP备14010085号-1

网站导航 点击总量:    陕公网安备 61080202000208号